首页 > 社情民意 > > 正文
唐朝有许多恶棍和恶棍,为了纠正风气,古人的这些做法是值得我们效法的。

据记载,唐五宗时期,长安市有一群恶势力。这些无赖大多剃光头,到处都是纹身,有的飞禽走兽,有的文山水诗、水画,经常在街上露胸、背影。在这些恶棍中,还有一个名叫张干的大人物,他天生就傲慢自大。为了显示他的流氓本性,他命令人们在他的左臂上刺他的左臂,不怕荆兆银和死亡不怕严罗王,这可以说是空洞而大胆的。

这些无赖在长安城危害很大,直到‘不使劲说话’的官员薛元赏上任。上任第三天,薛元任就摸清了他们的藏身之处。一声令下,抓了30多人(一次抓3000多人),抓了30多人(一次抓3000多人)。他们未经审判就被逮捕,他们被直接用棍棒打死,然后被遗弃。现在,所有的无赖都吓得四散,如同鸟兽四散。薛元任整顿后,长安城内凡有纹身者,一律下令烧焦。所谓烤焦,也就是直接用红铁烧着,虽然比较疼,但比起被发现有纹身吃棍子,这个疼就不多了。薛元任提出的棒打无赖不是一时之风,直到后来还在使用。杨玉卿在京兆尹做官时,长安城有个外号三太子的无赖。这个人和一般的无赖没什么两样。无非是花拳绣腿,全身纹身,但所犯之罪百余次,足以死几次。。

有一次,三位王子又干了一次浑水,杨玉清受不了了。他派了500人去抓他,并把他送回了箱子,但没有去尝试。他直接关上门,用棍子杀了它。死后,杨玉清给出了一个很简单的依据:身上有纹身,还敢称自己为王子,只有这两条,随机死法合理而合法。如果以上是唐代打击当地恶棍的话,那么唐代史学家李以建在成都,就可以称其为当地流氓的皮毛。当时,成都市场上有一个叫赵高的土生土长的暴徒,他很勇敢,冷酷无情,非常不安分。他经常因小事而与人大代表斗争,是当地监狱里著名的老熟人。作为一个恶棍,纹身是必不可少的。

上一篇:我周围的正能量成分是500个字。
下一篇:最后一页
相关资讯
民生资讯
民生要闻
资讯排行
敦化之声 | 关于江门网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
  版权敦化之声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敦化之声 2014-2020 联系方式:2820-8476-56